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草原》2021年第2期|商震:有草和沒草的地方(組詩)
來源:《草原》2021年第2期 |  商震  2021年04月15日07:08

烏拉蓋草原

 

這裏的遼闊

恰好能滿足野性

一頭老虎從我心裏

迅速竄出

自在地在草原上奔跑

沒有建築物阻擋

野性和思想

都有充分的自由

 

芒草變黃

是久經風雨的虎皮

山馬蘭花肆意地盛開

風吹過

一頭老虎變成一羣老虎

老虎忽視蘭花

眼睛裏放出捕食的兇光

我呆呆地站着

不忍心喚回老虎

又怕老虎真去獵殺

讓我看到

 

牛糞養育的鮮花

 

一羣羊在草地上自在吃草

一羣雲在天空上自由飄動

羊羣越白草地越綠

雲朵越白天空越藍

 

一堆牛糞中

鑽出一支黃色的鮮花

這朵花是這片草地

最耀眼的部分

也是最不自在的部分

 

我站在草地上

是灰突突的部分

但是我真的看到了

那朵開在牛糞中的花

鮮豔地開就是為了掩蓋

在藍天綠草間的沮喪

 

都在下雨

 

北京在下雨

騰格里也在下雨

我從北京到騰格里

不是為了躲雨

但絕不想在騰格里遇到雨

 

天上下雨是有氣象原因的

我不想遇到雨

卻是我的主觀意願

我不希望長期看不到太陽

不願意看到各地都沒有太陽

 

我在賓館大廳裏閒坐

一個小孩子跑到我身邊

小孩問我:

你是從哪裏來的?

我回答:北京

小孩接着問:

北京下雨了嗎

我答:也在下雨

小孩的眼睛斜視向上説:

外婆告訴我

天上下雨是王母娘娘在哭

可是王母娘娘為什麼

在北京哭在騰格里也哭

王母娘娘為什麼會有

這麼多的眼淚呢

 

凝望騰格里

 

陽光充足時

沙子比太陽熱

月亮出來時

沙子比月光冷

沙子不含蓄

沙子不會抒情

對世界的態度很直接

 

我站在沙漠的邊緣

注目這片浩蕩的沙漠

感覺天堂應該是這樣的

 

地獄也應該是這樣的

人類不再抒情了

許多真相就是裸露的沙子

 

灘 羊

 

天空中有各種形狀的雲

太陽只有一個

草原上有各種草

此時吃草的羊只有灘羊

 

這裏並不是真正的草原

是貧瘠的砂石荒灘

雜草雖然稀疏

也是茁壯地生長

 

這裏草的味道都是苦的

據説都是珍貴的草藥

灘羊愉快地埋頭吃草

灘羊們不懂得什麼是藥

 

牧羊人坐在一塊石頭上

不看太陽只看這些羊

他知道這些草的味道

更知道這些羊的肉味道

 

灘羊肉好吃

因為這些羊在苦難中長大

灘羊毛温暖

因為太陽只照在了羊身上

不去照耀苦難

 

騰格裏沙漠

 

高處沒有樹

低處沒有草

很少有人跡往來

空中也看不到飛鳥兒

 

這是一片無情的大地

死寂相擁着死寂

那些哭幹了眼淚的沙子

積攢了足夠的絕情

隨時可以對天對地對人

施行報復

    商震,著名詩人,1960年4月出生,著有詩集《無序排隊》《琥珀集》《半張臉》、隨筆集《三餘堂散記》等,現為作家出版社副總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