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瑞安“一抹紅”
來源:中國社會報 | 王必勝  2021年04月12日07:03

人間三月天,遲日江山麗。在南方,鶯飛草長,綠色是基本色調,行走的腳步有綠水青山做伴,滿眼的視覺是綠意盈盈,碧水漾漾。

那天,到浙江瑞安的金雞山,沿飛雲江畔,綿延的山谷,翠綠的林木,間或阡陌縱橫,油菜花黃,高坡溪瀑如練,杜鵑花紅,秀成浙南大地的春和景明。此行是瞻仰中國人民解放軍浙南遊擊縱隊成立舊址。它坐落在浙南“東甌第一山”金雞山麓。

這裏離瑞安城區一小時的車程,為浙南文成、青田與瑞安的交界處,海拔800多米,“因地理特殊,羣眾基礎較好,解放戰爭時期,成為中共浙南機關常委駐地之一。”這個古老的村莊叫板寮,是個自然村,幾處老屋場,舊式磚瓦建築,簇新的現代僑眷樓房,掩映在林木花草中。

1948年11月25日,解放戰爭的決定性時刻,浙南遊擊縱隊司令部、政治部,在板寮這個林深路隘的小村成立,龍躍為司令員兼政委,下轄三個支隊一個獨立大隊。短短几個月,轉戰浙東、浙南,“先後解放泰順、玉環、温州等11個縣區,歷經大小戰鬥 190多次,發展壯大為一萬多人。”配合解放軍主力部隊,一舉解放包括温州在內的14個縣市。中共浙江省委於1949年春發電文稱:“浙南黨(組織)在龍躍同志領導下,自主力紅軍北上抗日,十餘年來,堅持南方的艱苦鬥爭,保持了黨在南方的革命旗幟,保持了黨的組織和幹部,保持發展了強大的遊擊武裝,組織武裝了廣大羣眾,有力配合了北方人民解放戰爭的勝利……”

館址是一幢兩層舊樓,稍嫌簡陋,眾多實物和圖片,形象述説了小小山村不凡歷史。1938年5月,中共浙江臨時省委在温州平陽成立,龍躍為省委委員兼任浙南特委書記,1948年改稱為浙南地委。秋天縱隊成立後,他領導發動羣眾,擴建部隊,打游擊戰,成為解放浙南的主力軍之一。龍躍的卧室、辦公場地,依原樣復原。館址的後側,是紀念碑亭園。高大的碑文和亭上銘聯,讚揚了遊擊縱隊的犧牲精神。園後是龍躍墓地,1947年五月創刊於附近勤後村的《浙南日報》(《温州日報》前身)的長方形石頭造型,靜卧在松柏叢中。那天,剛下過小雨,一陣山風搖落片片山桃花瓣,像是為祭奠先烈灑下的花雨。剛好離清明時節不遠,小路斑駁,苔痕點點,紛紛細雨,文字和實景,讓這次尋訪難以忘懷。

瑞安是浙南古縣,緊鄰温州,新石器晚期,飛雲江畔就有先民羣落,到晉時設有羅陽縣,明洪武年定名為瑞安。歷史悠久,自然區位突顯,又有“山、海、江”的生態優勢,人文自然,風華燦爛。當年陸游過瑞安,行舟飛雲江上,寫詩讚嘆:“俯仰兩青空,舟行明鏡中。蓬萊定不遠,正是一帆風。”物華,民風,有如仙境,留住了詩人的筆墨。如今,新時代的改革發展縱深前行,瑞安乘勢而上。保護和利用紅色資源,有了新舉措。一些革命紀念地逐漸恢復,修繕,在幽深清美自然環境中,在綠色生態景觀中,紅色文化創設,生髮出一抹亮色。

一本由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瑞安黨史》,記載了自五四到新中國成立40多年,這塊紅色大地上血與火的歷史,激勵人們不忘過去,銘記初心。近年,幾個重點紀念地和烈士故居,相繼建成。較早一些的,有反映上世紀20年代農民協會組織的赤衞隊鬥爭的“曹村南嶴革命老區紀念館”;規模大些的,有“五雲山革命紀念館”。上世紀30年代,浙江省委書記劉英和粟裕將軍等,曾多次到五雲山一帶活動。另外,塘下鎮的“肇平垟紀念館”,規模完善,是由村民自發建立,為紀念遷居到此的先輩們,早在1927年成立了農村地下黨支部的歷史。還有,以烈士個人命名的。紀念瑞安早期婦女運動的領導者、犧牲時年僅16歲的“全學梅紀念館”;紀念“工運領導”、紅十三軍的主要領導人之一的“雷高升紀念館”。

上世紀八十年代,瑞安先後建有幾位本鄉籍的烈士故居。出生於塘下馱山、1932年犧牲的陳卓如,1928年春,建立了全縣第一支農民武裝馱山農民赤衞隊。馱山村的陳卓如紀念館,為鄉親們自發籌建。曾任中共瑞安臨時縣委書記的林去病,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活躍在瑞安的早期領導者,他的故居位於市區,佔地三百平方米,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較大規模的是西山烈士陵園,建在瑞安城區的西峴山,牌樓高聳,威儀莊嚴。陵園中一座長長的英烈名錄碑,鐫有479位瑞安籍烈士英名。二層樓高的烈士墓,安放了120名烈士的忠骨。先烈們的英魂,在城區制高點上,面對朝夕晨昏,護佑瑞安大地。烈士犧牲時多在20歲左右,最小的女英雄全學梅,1930年犧牲時剛16歲。“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山之上,有國殤。”在這裏瞻仰,不由得想起這句著名的詩。如同一位詩人留言所説,歷史是我們的來路,紅色基因像是鮮紅的血、跳動的脈息,也是我們身體的DNA……

前往浙南縱隊紀念館的途中,一位老人挎着小擴音器,提着亮晃晃的手杖上車,到了紀念館,他熟練地為我們講解。已到76歲高齡的張維通老先生,從小學校長崗位退休後,到紀念館義務講解。為了宣講好,他走訪知情人,買來有關書籍,潛心鑽研。講解中,他不時用手杖輕觸低矮的樓梯,提醒大家,這才知曉那根鐵手杖的用意。每次“上崗”,他總會穿上正裝,一套略顯陳舊的深色西服,一雙沾有黃泥的皮鞋。他家離紀念館較遠,風雨無阻,堅持16年。有人統計他跑了近萬里路,講解了千餘場,風裏雨裏,皮鞋染上黃泥,衣服換了幾套。問他這麼大年紀,不累嗎?他覺得,做革命歷史的傳播者,很榮幸,為家鄉的紅色文化做宣傳,更是自豪。

這裏,是瑞安國旗教育館。這裏讓我們再次感受瑞安紅色文化的分量。國旗教育館建於2019年9月,為全國首家。寬大宏偉的大廳,在雄壯的國歌聲中,只見20米多高的旗杆上,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這是一面頂天立地的視屏牆,藍天白雲,國旗招展,緩緩升起,有如天安門廣場的升旗儀式般壯觀。館中琳琅滿目的圖片、實物,現代高科技的聲光影電,組合成“國旗與祖國、人民與國家、抽象與具象”等強烈立體視覺效果。場館佔地二萬平方米,通過八個展廳,詳細介紹國旗的誕生、國旗的製作,國旗的涵義、國旗的規範、國旗法等內容。“讓觀眾在熱愛國旗,致敬國旗的同時,深入瞭解國旗的有關知識。”這個創意,寓意深,接地氣,成為頗受關注的瑞安新景點。

館中的人物雕像,引人注目,主人公手握稿紙,舉筆沉思。他是國旗設計者、瑞安人曾聯松。1948年,公開徵集國旗、國徽圖案,曾聯松當時在上海做文化通信工作,他設計了“五星布成橢圓形,大星引導於前,小星環繞於後,恰似眾星拱北斗”的圖案,在2292幅中脱穎而出,被定為國旗的基本圖案。當年的9月27日,周恩來親自主持評審,在全國政協第一屆大會上通過了曾聯松的設計草圖。1950年,他應邀參加了國慶觀禮。後來,電影《共和國之旗》反映了這段歷史。一個設計者的藝術創造,成全了一段意義深遠的革命故事,豐富了瑞安紅色文化內容。曾聯松很早就離開了家鄉,求學外地,在他逝世十年後,瑞安國旗教育館建成。欣慰的是,在這個莊嚴的場地,一尊雕像,是家鄉人民對他的藝術創造和貢獻無言的讚揚和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