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張伯苓的救國教育和“南開精神”
來源:人民政協報 | 崔鶴同  2021年03月18日07:59

著名教育家張伯苓,以“痛矯時弊,育才救國”為辦校宗旨,以全面展開“德、智、體、美、勞”教育為方針,於1904年創辦了南開中學,繼而又在此基礎上於1919年創辦了南開大學。最終,使之成為與清華大學、北京大學齊名的大學,並形成“炸不掉的南開精神”,成為20世紀中國教育史上的一道奇觀。 張伯苓從甲午中日戰爭中國敗給了日本,看到了中國失敗的原因,是人的素養不足的問題,從而認識到了教育的重要性。要改變人的精神面貌,挺直民族的脊樑,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興辦新式教育,培養出將來救國救亡的棟樑之材。他不但創辦了南開中學、南開大學,後來又創辦了南開女中和南開小學,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南開體系,造就了私人建校史上絕無僅有最完整的一個案例。 張伯苓以抗日救國為緣由建校,在教學中更是以抗日救亡為全校師生的共同事業。九一八事變後,南開中學和南開大學以各種方式和實際行動支持抗日。張伯苓不但發表名為《東北事件與吾人應持之態度》的愛國演講,還對東北籍的學生一律減免生活費,學費緩交;凡因戰亂而流亡關內的東北大學生,南開一律向其敞開大門,助其完成學業。

此外,他還出任“天津救國會”“天津中等以上學校抗日聯合會”等愛國組織的領導,擔負起引領抗日的責任,發送信函和贈送物品鼓勵和慰問前線抗日將士。1934年10月,在華北運動會上,南開中學的學生打出“勿忘國恥”“收復失地”“還我河山”的手旗標語,並高唱《努力奮鬥之歌》,令當時出席運動會的日本駐津最高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坐立不安,向張伯苓提出抗議。張伯苓義正詞嚴地回答:“中國人在自己的國土上進行愛國活動,這是學生們的自由,外國人無權干涉!”

這樣的張伯苓和南開讓日本侵略者痛恨。張伯苓也敏鋭地覺察到,日寇的對華侵略將愈演愈烈,平津地區也危在旦夕。為此,他決定在日軍全面襲擊開始之前,為南開學校尋覓一個安身之地。1936年,他到四川考察,最終在重慶選購了800畝地,創辦了被重慶人讚譽為“人才的沃土,院士的搖籃”的南渝中學。

果然,七七事變爆發後,日寇狂轟濫炸,南開被炸成一片廢墟。為了繼續他的“救國”教育,張伯苓果斷地把南開中學遷往重慶,南開大學先遷往長沙,後又遷至昆明,與北大、清華組成西南聯大,張伯苓任校委會常務委員。日本敵機仍然緊追南開不放,時常空襲轟炸騷擾。面對日寇的野蠻行徑,張伯苓大義凜然:“敵人所能毀者,南開之物質;敵人所不能毀者,南開之精神。”他以昂揚的鬥志,發出“讀書不忘抗戰,抗戰不忘讀書”的抗日宣言。

張伯苓畢生倡導“公”“能”教育,熔社會教育與個人教育於一爐,德才兼備,為公為國,為民服務。他以偉大的愛國主義精神,不畏艱險,興學育人,為國家和民族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為我國的近代教育作出了重要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