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二十四節氣(組詩)
來源:文化藝術報 |  郭鵬  2021年01月15日07:20

  《二十四節氣》寒暑易遷,歲月荏苒,只作22首以記之,只因才疏學淺,不敢妄議春秋,加之庚子疫情當前,故隱去立春、立秋兩個節氣,一則告慰逝去的生靈,二願人間春有歡笑,秋有收穫,三為留春秋節氣,任時光雕琢……

  ——題記

  雨 水

  龜裂的大地緘默了許久

  一片片雪白口罩妒忌大長安的春天

  狠毒地將奼紫嫣紅冰封

  立春撕裂第一個節氣的日曆

  柳芽悄然在黑暗裏迸發

  依舊是詩人筆下的鵝黃

  星星點點為春的到來

  撥亮黎明前微弱的街燈

  寂寥街巷空曠了許久

  雨水作為第二個節氣

  從杜子美花重錦官城的詩句裏登場

  一聲驚雷炸響

  那丁香色的油紙傘

  即將在濕漉漉的青石板上躊躇

  春天的信使化作崖畔的迎春花

  從石縫中不卑不亢地挺立探頭

  一朵 兩棵 三株

  敲響爛漫的鼓點

  為春寒料峭送行

 

  驚 蟄

  那聲驚雷從遠古洪荒中炸響

  將蟄伏的思緒飄散

  蓄積三冬的筋骨

  在這一刻舒展

  芬芳誘惑了黃泥土的洞口

  螻蟻在懶散地審視

  滄海一粟的沉浮

  杏花信箋上平添幾許歲月

  任日曆把記憶的年輪雕琢

  立春 穀雨 驚蟄

  始終躲不過十五日的催老

  徘徊天台上焚燃一縷心香

  用半夜驚雷般的囈語

  祭拜匆匆那年的青春

  在希冀的羽翼下

  依舊庇護出繁華似錦的春!

 

  春 分

  一株海棠在春夢裏嬌嗔綻放

  將白晝與黑夜等分

  一半是紅肥綠瘦

  一半是月明星稀

  乍暖還寒的節氣

  給大地精壯的骨骼

  注入氤氲與芳菲

  枝頭的晨露被希冀浸透

  一如黃鶯夜裏的低吟

  淺唱一曲蝶戀花

  在每個爛漫的清晨

  花褪殘紅

  趁着東風放飛一隻紙鳶

  悄悄地搖曳在夢中

  於每個晨曦初露時

  爬上額頭的青絲!

 

  清 明

  追思從黎明起身

  趕赴麥田深處那一座座墳塋

  燃起三根通靈的心香

  插在與黃土交融的骨骼之上

  頭顱叩拜足下的土地

  任無數眼淚把時光淹沒

  逝去的音容隔着昏曉

  化為布穀鳥偶爾的一聲叫鳴

  前幾日的清明雨

  洗刷墓碑上殘留的塵垢

  昨夜的春風與月光

  在貧瘠的記憶裏揮起鋤頭

  除去墳前的雜草

  也刻下幾句思念的詩行

  一抷抷黃土壘起天堂的路途

  更堆積出日漸沉重的鄉愁!

 

  谷 雨

  穀雨前夜我在窗前

  温了一壺月光

  為即將逝去的四月天

  吟誦一段綠肥紅瘦

  在江南繚繞的氤氲中

  去年的天台上根植一株紅豆

  用匍匐的身姿捧起

  如同信徒仰望聖經般純潔

  鳴鳩拂其羽

  戴勝降於桑

  在這春天最爛漫的節氣

  雨滴落的浮萍

  暈開了半池春水的等待

  田間壟上沸騰起收穫的前奏

  唯想在立夏前許願一場雨

  把思緒與往事淋透!

 

  立 夏

  光和影的戀曲在這個季節

  交匯的日漸綿長

  一陣風橫行般吹過

  離巢的雛燕在顛簸中

  將雙翅錘鍊得剛毅

  一場雨暴戾地灑落

  在空氣中瀰漫泥土的味道

  蚯蚓將九泉之下與芬芳田野

  打通了立夏的脈絡

  為春送別

  石榴枝頭正演繹着血色浪漫

  在炙熱與奔放的氛圍裏成熟

  翻看五分之二的日曆

  不由用晨夕間的問候

  測量每寸光陰

  為了遮住心裏的那一抹陽光

  在日落時採擷一片梧桐

  縫補即將逝去的青春!

 

  小 滿

  雲嬌羞地在天幕上退卻

  把一抹藍暴露得如此徹亮

  太陽與大地交織

  在黃經六十度的夾角里孕育

  小滿 喚醒了陣陣雷聲

  為久渴的江湖斟滿

  一泓豐收的瓊漿

  籽籽顆顆的麥粒

  經不起驕陽的蠱惑

  在晨起夕落時膨脹

  天蠶在桑葉的簇擁下破繭

  一絲一絲抽出滿腹經綸

  小滿小滿 萬物漸滿

  而思緒被時光

  催發得愈加空靈

  凝望日漸消薄的枱曆

  惜嘆三分之一的歲月

  逝去得這般消弭無聲!

 

  芒 種

  那年的麥垛在夢裏堆積

  如金黃的城堡

  爺爺的腰在田地裏

  彎曲成一刃鐮刀

  一茬一茬收割着豐收的歲月

  遺失的麥穗靜躺在麥茬地

  像斑斕的貝殼隱匿在沙灘

  挎起竹籃輕盈地揀拾

  將那份喜悦

  鐫刻在童年的記憶

  澤草所生 種之芒種

  曬麥場的夜空無比徹亮

  白日裏辛勤的汗水

  儼然散落成滿天星斗

  一顆是沉睡的憧憬

  一顆是夢醒的鄉愁!

 

  夏 至

  一池荷香

  為夏日鋪就清涼的錦被

  蜻蜓在花蕊間跳起芭蕾

  一聲蛙鳴

  將浮躁的空氣呼喊千百遍

  醬香 清香 濃香

  在熾熱的夏夜裏發酵

  為這一年中最長的白日慶賀

  一場蠶豆般的暴雨

  澆灌着飢渴的大地

  在夕陽的餘暉裏整理思緒

  莊周夢 南柯夢 黃梁夢

  為這一年中最短的夜晚憐惜

  短到一眨眼

  來不及默唸你的名字

  夢就醒了!

 

  小 暑

  小暑是七月的刺客

  用一束陽光直射骨骼

  把心火在胸膛點燃

  蟬羽化成枝頭的崗哨

  一聲聲振聾發聵的傾訴

  拉響夏日燥熱的警報

  蜻蜓在荷尖抒寫執念

  蟋蟀在草叢低吟風骨

  記不清撕掉的日曆

  承載了多少思緒

  堅挺起古銅色的臂膀

  奮力呼喊

  一陣風與一場雨

  在斜陽逝去的暮色裏相逢!

 

  大 暑

  殘陽被滾燙的空氣包裹

  在西山的崖角跌倒

  散落出滿天流螢飛舞

  這孱弱的光芒四處竄動

  蒸騰的穹廬之下

  池中的蛙鳴從未消停

  稻花搖曳了月光

  荷葉蜷縮着風影

  在這日間消長的大暑子夜

  一羣喜鵲撲騰而上

  演繹出迢迢銀河暗渡!

 

  處 暑

  一場遲來的雨

  將暴烈如火的空氣冷卻

  奔鳴了三暑的蟬

  低沉的嗓音在彌留之際顫慄

  抬眼望那一片緋紅的高粱

  或即將高傲地耷拉起

  藴滿收穫的頭顱

  與相戀了三夏的青紗帳作別

  處暑節氣承滿山河無恙

  在一簾雨滴的縱容下

  將時光匯聚成河

  上游別夏 告慰熱烈奔放

  下游迎秋 恰似幽緒離愁!

 

  白 露

  月亮在半夜偷偷哭泣

  灑落成晨起時葉子的晶瑩

  一粒一粒的滾動

  匯聚在蒹葭蒼蒼的詩經裏

  桂樹不忍月的孤單

  在這初秋時節

  送去一縷思念的清香

  高粱被半夜的露水打濕脊樑

  紅撲撲的豐收影像

  是夏日茁壯成長曝光的底片

  父親準備收穫這滿目秋色

  汗水在雙鬢的銀髮邊滴落

  凝結成一滴飽滿的露珠

  在黃昏時分

  迎來一個節氣——白露!

 

  秋 分

  這一天世界公平輪迴

  白天與黑夜 蒼翠與枯黃

  都趕在日落前交接蒼茫

  楓樹開始塗抹腮紅

  預想點燃九月的妖嬈

  一枚葉子在晨光裏掠過

  青翠勃發的歲月

  伴着秋風祭奠着過往

  鴻雁把思念捎回南方

  在遠去的視線裏眷戀飛翔

  引一聲高亢

  追憶春日的奼紫花香

  銜一聲悲鳴

  抖落幾根羽毛的孤涼!

 

  寒 露

  蒹葭被南去的雁陣

  呼喊出一池蒼茫

  菊花在幾滴晨露中

  披上一襲金黃

  露衝破子夜的寒氣

  汲取晶瑩

  灑落成珍珠

  燈前的慈母 手中的衣裳

  為行走千里的漂泊

  扎一個温暖的節扣

  垂直貼在遊子的胸膛

  夢裏莫名的淚水凝重欲滴

  把秋天攬入懷中

  一遍又一遍地撫慰!

 

  霜 降

  霜降從昨夜悄然而至

  把思緒掛滿故鄉那棵柿樹

  在千百次的回眸裏

  枝椏上燃起了一盞盞

  紅彤彤的心燈

  在與秋天絕離之際

  依然要絢爛多姿

  秋與冬在這一天交接

  滾燙的血液

  順着最後一片紅楓的葉脈

  延伸 眷戀着大地的懷抱

  月光至此凝結成霜

  在每個清晨的明鏡裏

  盡染一絲一縷的華髮!

 

  立 冬

  銀杏被風裹挾着忘記春秋

  留那一地的金黃

  驅逐季節的哀傷

  站在立冬的風口之上

  用一片片承載一日日的記憶

  曾經的葱鬱於今日成為絕唱

  冰冷是立冬的宣言

  沉寂是時光的彰顯

  撿拾一枚扇形的落葉

  在手掌上反覆端詳

  從紋理筋脈的延綿

  感知歲月更迭的離殤

  懷揣火熱邁過五個節氣

  悄然靜候一枝梅香!

  小 雪

  把過往的日曆撕碎

  在今日的北風中拋灑

  一段記憶就是一片雪花

  反覆迴旋後覆白大地

  時光在日月更迭中歷盡榮枯

  季節的河流已跋涉至下游

  小雪節氣裏天空沒有爽約

  綻放的瓊花潸然而下

  透過那稀疏的天幕

  銀裝世界裏童話時刻上演

  為找尋六瓣雪花的詞根

  夜半時把自己置身曠野

  臆想着大雪 暴雪

  或許會碰到白居易 劉禹錫

  在蒼茫中飲下一壺

  盛唐的綠蟻新醅酒!

  大 雪

  韓昌黎打馬過藍關

  將長安千年的大雪

  遺落在了盛唐

  至此寒冬的北風

  生出幾許和煦

  童年的大雪景象

  在夢裏劇烈翻騰

  在這無雪的大雪節氣裏

  把日曆撕碎拋灑

  玉枝瓊花頓時瀰漫雙眼

  一場詩意的大雪紛紛而下

  姍姍而來地滴落在紙上

  覆白了空靈的思緒

  灑落成一首等候的詩行

  在今夜的月光下默默地誦讀

 

  冬 至

  泛黃的日曆越撕越薄

  如同這形單影隻的節氣

  蒼白的時光

  就着百味雜陳的餡

  操勞漸拙的雙手

  將母愛一絲一絲地包裹

  湊熱鬧的餃子前赴後繼

  在沸水中翻騰

  用生命的涅槃

  只為宣告儀式的莊嚴

  那種味道

  雖隔萬里千迢

  依然在黃昏時刻

  感觸得到!

 

  小 寒

  臘梅羞澀的裝飾着孤獨

  在料峭的西風裏靜默凝望

  一株一株簇擁

  彼此的温度消融着嚴寒

  夢裏期待的雪又無情爽約

  將節氣的日曆翻到小寒

  冬至的餃子 臘八的粥

  所有過年的儀式接踵而來

  繁忙了一年的思緒

  只想在六瓣的雪花裏

  得到片刻的空靈

  為此入冬來 縈繞同一個夢

  寒月灑滿銀光的窗櫺外

  獨自斟滿

  一杯迴歸桑梓的鄉愁

 

  大 寒

  雨滴越過北風刺骨的小道

  來到大雪節氣裏開花

  一夜間鋪遍漫山遍野

  將往事與期待覆白深埋

  雪夜裏編織了幾多童話

  又在黎明前消失殆盡

  在大雪無垠的清晨

  一片雪花就是一枚詩意種子

  晶瑩剔透 純粹無暇

  陽光下慎重的羽化

  那一攤水殘存的記憶

  擦拭眼淚將殷紅的愛

  悄然寄掛在梅梢

  待最後一片雪落下時

  含苞待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