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朔方》2021年第1期|唐力:時間之淵(組詩)
來源:《朔方》2021年第1期 | 唐力  2021年01月14日07:46

曹霸畫馬記

1

他終於站在了畫桌前,審視他微小的疆域

這個在路邊被奔馳的車馬濺了一臉泥水的人

這個在街角被人用墨汁淋頭的人

這個在地下通道被人折斷筆桿

拔光筆毛的人

這個在天橋下,在人行道上

衣衫襤褸,在寒風中瑟縮

努力掩飾自己的人

這個流落江湖,用炭精給路人畫像的人

他們全都從時間中起身,從四面八方

向他的身體匯攏過來,他是他們中的一個

也是他們的全部

多少年了,他把他不羈的靈魂

分成了一小份、一小份,分別藏在

不同的身體裏。是的,在那樣一個時代

他只能依靠分散,才能保持靈魂的完整

 

2

偌大的唐朝,細若草芥的人子,四處漂流

一個廣闊的時代

無法安放他的一張畫桌

細微的紙張,在激盪的風雲之中

飄忽不定,宛如命運

他揮筆,就如他的先祖曹操

揮舞寶劍,縱馬馳騁

風雲聚集,烏鵲南飛,攜帶一個

孤傲的靈魂,在黑暗之中飛翔

在一個虛空的王國中

在一個想象的王國,孤獨君臨天下

而此時,他提起筆,夜色,全部的夜色

過去、現在、未來的夜色

全都凝集在他筆下,成為最濃重的黑

黑夜之黑,黑是白的反面

而他總是站在反面之中,站在現實反面

就如命運,總是處於紙張最薄的地方

 

3

馬頭高昂,在紙的上方

在濃雲的上面,集聚着光的忍耐

一口濃痰,釘在額心

成為一個時代,恥辱的印記

一個人的慘叫,從高樓上,絕望地墜入

馬嘴無邊的空洞

痛苦的刻痕,生活的傷,愁苦的眼神

困頓身體,屈辱的淚水

在馬蹄之下,成為漠漠的黃沙

俗世的白眼,窮苦、疾病一掃而去

最終他將苦難凝結為墨塊和色澤

生命的尊嚴在線條中蜿蜒爬行

不肯屈服的意志,潛藏在嶙峋的骨骼中

讓敲打的手指,炸響青銅之聲

 

這就是命,在虛幻的紙上,畫現實的馬

在現實的紙上,畫虛幻的馬

他以繪畫,抵抗遺忘

他以墨點的踉蹌,穿過時間透明的深淵

他扔下筆,馬匹不知所終

 

4

曹霸佝僂着,在我的身體中

收拾畫筆,正欲離去

而他打翻的墨汁,從我的肌膚裏溢出

瀰漫成無邊的夜色

 

馬匹踢踏,衝破我的肉體

絕塵而去——

墨點,墨點,黑色的墨點

時間與命運交叉的墨點,在我身體裏戰慄

 

弗羅斯特與我

1

他一定在等我,一同前去牧場的

最深處,那兒有一處泉眼

被落葉覆蓋,他撥開了落葉與枯枝

用蒼老的雙手掬起一捧泉水

讓我啜飲。於是我埋首於他的掌中

輕輕飲水。我鼻孔的氣息吹起細微的漣漪

他手中的水,一點點地從指縫裏漏下

自我寧靜的影子

 

2

黑夜、馬匹、冰湖、轡鈴

他站立在一座樹林的面前,注視着

雪花飄飛。而我站在詞語之外

隔着一頁紙張,看到

一片雪花,落到他頭髮的深處

就如落入另一座森林

他注視的這座黝黑的森林,不是他的

也不是我的。雖然我擁有

這本詩集。但我也不能據為己有

在今夜,我們倆都不能入睡

都還要走很遠的路,他得牽着

猶疑不定的馬,沿着

雪花飄舞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我得找一些清潔的詞語

洗滌我的靈魂

 

3

他曾面對兩條道路,猶豫不決

他最終踏上一條道路,卻把

生命和夢幻,回憶和遺憾,全都交給了

另一條道路:內心永遠縈迴

永難忘記的道路

我也曾面對兩條道路,但我同時踏行:

肉體奔向一條道路

精神奔向另一條。兩條

完全不同的道路

卻都讓我歷經滄桑,遍體鱗傷

而最後,它們都抵達了同一個

錯誤的終點

 

米芾醉書記

 

亂髮蓬然,有如一顆蒼然巨石

在燃燒的夕光中,在紛然的世事中

在塵封的歷史中兀然而出

在清水中洗塵,在夢中做夢

在鏡子中磨鏡

在虛幻中尋求虛幻,現實在身外

你握筆在手

慨然自望,誰是筆,誰是我?

一江如線,失事濤聲,穿筆而過

 

起筆,點、橫、撇

折、捺、鈎,懸腕、沉肘、揮毫

大袖向風,人生轉折。你飽蘸一泓晚霞

江山頓挫,筆意酣然

一腔淋漓的醉意,刷向紙面

風吹檣動,陣馬狂奔

而你巋然不動

在黑中尋找白,在醉中尋找醒

在生的沉著中尋找死的快意

在死亡的快意中尋找永恆的大“道”

一條地平線在遠方

隨你的筆勢而捲曲

 

在你之外,你是癲狂的

在你之內,你在混亂中重建

世界的秩序和法則

沒有人能瞭解。你以石為兄

你以潔為癖,這是一種病症:

成為你一生的痼疾

現實是一雙別人穿過的鞋子

被你一再擦洗,直至磨穿

露出醜陋的面容

 

飽蘸歲月之墨,時間之墨

心靈之墨,混合着

心血、技藝、情感、記憶

宛如游龍,翩如驚鴻

精、氣、神、韻都融在筆毫裏

玲瓏八面的寫意

砧聲送風,蟋蟀思鳴

宇宙若萍,浮於蒼茫的夜色

多情如月,高掛南樓。在身體之外

人生浮於何處?

手臂揮處,醉意在筆下更濃了

落在紙面上的

是雲、是光、是淡煙、是薄霧

是一團若隱若現,似是而非的生命之質

 

落日

 

落日,一頭衰老的獅子

從平原上踱步而來

印在沙地上的步履

柔軟、輕浮,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力度

熱量,也在它虛弱的身子裏

漸漸消散

只有黑暗,像老年的氣息

逐漸瀰漫在空氣中

搖晃的草尖之上

它垂下頭顱,它的鬃毛

披散成晚霞

它渴,它低着頭

飲着長長的地平線,它啜飲着

——那延伸到無窮遠處的,無盡的虛空

 

敬亭山小坐

 

我只想陪這些草木坐一會兒

草木搖曳,入我之心

 

我只想陪這些暮色坐一會兒

暮色點染,塗抹我衣

 

我只想陪這些石頭坐一會兒

石頭談心,印入我身

 

我只想陪這些流水坐一會兒

流水如洗,滌我俗塵

 

我只想陪這些鳥兒坐一會兒

鳥兒突飛,贈我空無

 

我只想陪李白的詩歌坐一會兒

詞語淵默,遺我巨雷

 

哦,世界

我只想陪孤寂小坐一會兒

孤寂如我,相看兩忘

 

落葉

 

我是一個垂暮老人

坐在公園裏,拄着遺忘的枴杖

我已不知來路,亦不知去路

我嘆息

我的嘆息是落葉

無數落葉,每一片都是故鄉

但我回不到故鄉,回不到一片落葉裏

甚至回不到一聲嘆息裏

    唐力,1970年生,重慶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慶文學院專業作家。作品發表於《詩刊》《人民文學》《中國作家》《星星》等刊。出版詩集《大地之弦》《向後飛翔》《虛幻的王國》。獲第四屆重慶文學獎、首屆何其芳詩歌獎、第三屆徐志摩詩歌獎、儲吉旺文學獎、《十月》詩歌獎等。曾參加詩刊社第二十一屆“青春詩會”。